铬化猫

老猫的墓碑 赛博格的妄言

故事的后来

今天我和小为说:我已经变成一个肤浅的人了。


这可能是自两年前分手之后,我再次真切地感知到丧失。

故事的后来,又哪里有什么后来,最终我们都会丢掉灵性,融入世俗。

两年之后,这里再也没有同性恋的tag。

2018-06-20

近两年最大的误解,是把麻木当成了已经驾驭生活的表征,于是在周而复始的日子里逐渐丧失了感受痛苦的能力;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不再主动寻求痛苦。

然没有痛苦,也就没有创造。

没有创造不如死亡。

2018-05-17

春节连绵阴雨,诸事不兴,宅着理理旧物,翻到了高中同学录。

那时候到了高三分班前,别人都是花花绿绿的本子,我只是A4纸一张,略嫌太敷衍了些,用铅笔细细画了格子。

于是从排头到排尾一圈传回来,那张薄纸上留了这样一句有趣的话——

“希望xxx你有一天可以真心地笑一笑。”字体娟秀,饱含母性。

很好奇在那个敏感中二的年纪里,自己的寡言少语给四周的人究竟留下了什么神秘的印象。

后来拿这件事开玩笑,说自己总是很先锋的,丧文化还没变成营销号热点的时候,别人看我已经是天天丧字罩顶招摇过市了,大概率还因此在诸事上照顾了我不少。

胡言一通,回来看看。

纪念从lofter消失的两年,纪念咸鱼人生的第27...

2018-03-01

人类有毒哈哈哈哈

2016-01-19

想迎着秋风从哪里跳下去

2015-10-22

和老头子的交流终于彻底死亡 。

这事情本身没太多好矫情东西,你学不会尊重,那我也自动忽略你的存在。

我乐意变成一个谜,就不随你高兴。

2015-10-02

呦呵

上周末在云南,看他还是个孩子。

洱海里戳着一两根电线杆,我目睹疯狂的蓝色沿着它向天空发起刺杀,卡带的伪文艺大叔拨着烂吉他:

“这里tm有故事在发生着。”

“这里有故事tm在发生着。”

发生,发生,巴扎黑!

“一群傻逼怎么不鼓掌啊?!”

啪啪啪啪!


内线传来密报说到神在大理古城外的一个木匠铺,我看看祂的光,没看见祂的人,气的我当时就把祂的灯泡砸烂了。


简直嗨!

2015-09-18

为爱牺牲一切

爱默生
张爱玲 译

为爱牺牲一切, 
服从你的心; 
朋友,亲戚,时日, 
名誉,财产, 
计划,信用与灵感, 
什么都能放弃。 

它是一个勇敢的主人, 
让它尽量发挥: 
无条件地跟从它, 
绝望之后又抱着希望: 
它高高地,更高地 
跃入日上中天的正午,挟着 
不知疲倦的翅膀—— 
带着说不尽的意向; 
但它是一个神, 
知道它自己的途径, 
与天空的一切出路。 

它从来不为粗鄙的人而在; 
它需要坚强的毅...

2015-09-04

深爱并敬佩认真考虑过自杀的朋友,因他们的活着或死去都不显轻浮。

2015-09-03

你一定要抱住那个孩子
别让他一个人受苦
温柔地
给所有不甘和愤怒
画上三道咒符:

El

Psy

Congroo.


↑↑夜半神经作,还押了尾韵的|・ω・`)

2015-08-25

不喜欢抽烟喝酒,但夜晚属于半迷幻。

2015-08-23

被自己坑了那么多次才想明白一件事:颜值内涵什么的都是猹,聊不聊得来才应该是第一关注点。

真心感谢昨天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给我发来的安慰,完全是Lofter式的柔和。但自知现在状态像是过山车,不敢一一回复,希望你们都能看到。

祝温柔的你们七夕快乐。


2015-08-20

分手4小时写给你的

本以为会哭成一个傻逼,但我现在只是平静地躺着,躺着也只是想着:

“码些字吧。”

感觉好像是回到了一年前。

那个时候还未和小为你相识,也是像这样的深夜,开着小台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画画做图标,然后倒头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起,虽是衣带渐宽,然而当时冲动又清高,写手也好画师也好创业者也好,脑子里盘旋的都是自己最贪婪的念头,知道是作死,可就没想过要后悔。
 所以那段日子基本全是在深夜打鸡血和午后的昏昏沉沉中度过,房间里不是泡面杯就是酒瓶,平心而论绝对是我最不能见人的时期,自然也做好了和谈恋爱绝缘的准备。

这种准备显得很有点多余,当你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

你说你要去当兵。

我说那你就先当...

2015-08-19

昨天午睡梦到了高中时期喜欢的一个直男。

只记得那时候情窦初开,像吃了药一样天天挂在他身上,有机会就想强吻之,推倒之,咸猪手之(最后还真全给我做成功了)。偶尔顶风作案中途会被老师撞个正着,却从来没有因此被抓出来教育过,一个个都是一副“我懂的”表情,然后迅速撤离现场送出助攻,留我们两个人自行搏斗。

我想当时直男的心情一定是崩溃的。

想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向他正式道歉2333

2015-07-21

其实一直想写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主角在一连串巧合下成为了{人}这个集合的受害者。

我叫他路非明(事后才发现和某什么文的主角名字像得很),外表合格,有一种或几种怪癖:比如在地铁上穿着旱冰鞋,手里拿着游标卡尺,心里得同时淫着如何利用地铁的不密封性和少量的心理暗示来谋杀一个哮喘病人,总之我希望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怪人,不很坏的那种,大约算是混乱中立阵营的。

有段时间朋友们一直在问我小路如何了,因为我告诉他们我在写他,我给他们看一些片段。他有时候被困在悬浮玻璃屋顶,有时候是一列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列车,有时候他用那把游标卡尺自虐,有时候他撬开的地铁站的玻璃门,迈进漆黑的隧道,然后一步从沙盒跨落到真实的世界里...

2015-02-01

“一条猫尾巴,一条猫尾巴,一条猫尾巴”——5分钟前脑子里的信息是这么奔过去的。

最近发现自己有三种走路模式:疾走,踮脚跳,左蹭右挪。前一种还好,后两种完全就是潜意识里自娱自乐。

从这点上看,我这个快24的人和追尾巴的猫是一个水平的。

2015-01-23

“他从窗口飞下,在着陆前错过了和我击掌。”
前日在六座大楼围绕的空地,仰望将雨未雨的六角形天空,脑子里闪出的是这样的句子。
感觉肺叶里有一捧海水,猩湿而清新。
旁边的老阿姨逗着一个小女孩,然后天就开始落雨了。

2014-11-03

最近的事情和情事都让我快乐。
旧电脑自己好了,小为的电话也来了。
假想敌个个傲娇矫情闷骚,还没和我战就已经一败涂地。
“计画通り!”
作为“姐夫”的我一边傻乐一边磕着药丸,把日子全都忘光。

2014-10-02
1 / 2

© 铬化猫 | Powered by LOFTER